结构的装饰与自然装饰元素

[2015-11-12][四川精彩展示][浏览2092次]

结构的装饰

与装饰构件相比,结构装饰是指既是空间的主要界面或是支撑、承重结构,又被刻意的显露出来,处理为具有一定的装饰意趣的结构形式。结构装饰宏大和气质性的总体效果是其他手法所不可比拟的。

但是其形制的变化由于受到工艺、材料的限制比较大,一般不得随心所欲的变动。

自然装饰元素

自然装饰元素,即选取自然界的山、石、植物、水体对空间进行装饰与美化的处理方法。这些我们常见的自然元素,在被人们进行选取、加工、组合之后,在空间中体现出了其他人造装饰物无法替代的空间作用,有些元素更是被赋予了极强的民族特征和人文色彩。

1.山石

石在空间中的运用很常见,审美上石材具有刚毅、挺拔、坚韧,并具有超凡的自然力的属性。以石作为空间构造的组成部分,既起到分割或遮挡的屏障或隔断作用,又能够作为装饰、点缀。石头在中国的景观、陈设中更是有着重要的地位和价值。

中国园林强调的是“虽由人作、宛自天开”,追求的是“一峰则太华干寻,一勺则江湖万里”的深远意境。故选石、掇山成了中国古典园林中的一个重要技法。在《园冶》中,关于山、石就有掇山、选石篇,详细论述了园山、厅山、楼山、阁山、书房山、池山等以及太湖石、昆山石等十六种石。由此可见,山石对园林之重要。

“造山”是中国园林景观空间对山石处理的一个主要手段。在构图上起着封闭视线和制造高潮的效果,它自然地将空间分割构成多个环境,使有限的空间产生一种无限的感觉。造山也可以看做是筑台的另一种形式,用以加高楼观的高度,取得登高远观的位置。总的来说,堆土造山问题可以看做是自然主义的“因地制宜”的“场地整理”,其中还包含着节约的经济意义。大概,汉以后,这种方法就确立了起来,成为造园的基本方法之一。“叠石”和“造山”有相同的和不相同的两种意义。叠石可以象征山,或者代替计划造山的位置,同样产生分隔空间以及封闭视线的作用。造园之法常称:“造山不宜过小,叠石则不宜过大:不宜造山时,可代之以叠石,叠石嫌其过大时,则造山为宜矣。”“山”与“石”之间就有着这样的一种“量”的关系,故“叠石”一般就叫做“假山”。假山之中常常还有山洞,用以增添一些趣味。

山石在园林中,既是一种物质性的建构实体,同时又作为一种“有意味的形式”起着符号的象征作用。这种“有意味的形式”,就是外形具有“瘦、透、漏、皱、丑”的石和由石堆叠而成的假山。人们通过观赏山石,而联想到无限的山川自然,从而达到与神灵对话,与自然亲近,驱除烦恼,陶冶性情的目的。这大概就是中国园林之所以爱用石来造景的意义所在吧。

从建筑的角度来看,说园中置石如同西方建筑设置雕像。博伊德说它是“天然的抽象雕刻”,比较起现代西方建筑中的抽象雕刻,无论在哪一方面说似乎都十分相近。园中置石之法有所谓“特置”、“群置”、“散置”及“叠置”,这就是构图方式,正如雕刻作品有所谓“单像”、“群像”等。在传统的观念上,这些“抽象雕刻”只应作抽象的构图来处理,假如将它们“标题”仿作某一形物就会降低了艺术水准,成为“俗人”的事了。在写实主义雕刻的时代,西方人对中国园中的置石很不理解,抽象雕刻流行起来之后,对这些天然的“构图”就能有所领会了。

2.水

山石和水体在园林中有着唇齿相依的关系。“水随山转,山因水活”恰好说明了造园中山水的相互依赖关系。

水作为自然地象征符号之一,在空间的作用远远超出了其物质概念。取“自然之意”塑造出湖、池、溪、瀑、泉等多种形式的水体。水可以反射倒影,增加了空间的层次和空间感。水平如镜的水面,涵映出周围的湖光山色,呈现出扑朔迷离之美。

所谓“清池涵月,洗出千家烟雨”,正是古人对园林静水的赞美。喷、涌、注、流、滴等动态形式。水的动态,活跃了空间。水声之美,还有潺潺的水声,更能增加情趣。

面积较大的湖沼本身已经有其极不平凡的意境,自具天然的美色,所谓“湖光山色”,最是动人的景象。所以大型的园林空间,无一不以大片的水面作为其构成的基础。但是,并不是所有的空间都能有理想的水面的,尤其是中小规模的场地。退而求其次的方法就是在其空间构成中引入池、塘、泉、溪、涧了。

取水之法有二:其一就是引水,所谓“利用有源之水”;其二就是利用地下水,亦即所谓“潜流”。如水源来自高处,还可以构成人工小瀑,可作飞瀑,可成溢流。引水入园与引水出园的一段过程中,流水就可形成种种不同的景物,或成池沼,或作溪涧。地下水可以利用池塘存贮,形成清澈小巧而富有动感的水面。

水在空间中的运用形式主要是集中和分散两种形式。集中式:集中而静的水面能使人感到开朗宁静,一般中、小型庭院多采用这种用水方式。其特点是:整个空间以水池为中心,沿水池四周环列建筑,从而形成一种向心、内聚的格局。采用这种布局形式常可使有限空间具有开朗的感觉,所以尤其适合于小庭

NEWS CENTER

展厅设计装修